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2.3)【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2.3)【作者:deltat】
字数: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3章

  「乖,」吴小涵像是忽然变得温顺,摸摸我的头说:「学姐会对你很温柔的。」
  她低头看看我的下体,感叹:「哎呀,针都全踩弯了呀。看来,下次得用粗点的针了呢。」

  她说完,把鞋底轻轻踩到我龟头上的针上面,然后渐渐加力。

  她此刻的力量确实不大——但疼痛还是让我我断断续续地呻吟着。

  可她毫无停下的意思,还在渐渐加大力气。

  我的手又一次忍不住想保护我的下体——但我知道我绝不能再碰吴小涵,于是强行按捺住自己去移开吴小涵的脚的冲动,只让双手在空中因疼痛而本能地乱舞着。

  吴小涵继续加力——看起来她可能已经加了一半的体重了。

  我全身抽搐着,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像是随时要绷断一样,我依然在求饶,但是已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学姐……我……不行……死了……」
  吴小涵竟然更加兴奋,低头看着我说:「继续求我啊,求我放过你,快。我喜欢看你求饶的样子。」

  见我吓得没敢说话,她狠狠加力扭动了一下脚:「求我啊,废物。你怎么不求我了?」

  这一下扭动撕扯着我的皮肉,让鲜血如开闸一样加速流出来。

  「学姐……我……疼……求求你……放过我……」我抬起头看着吴小涵,艰难地说着。

  「乖。你要是受不了了,就要记得这样求饶,知道吗?虽然我根本不会理会你的求饶,可我就喜欢听你这可怜的声音呢。」

  「啊……啊……呜呜……」嫩肉被撕扯到极限,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哎呀,小学弟,你哭的样子好可爱啊。学姐让你哭得更惨一点好不好?」
  「别……学姐……我……求求你……我……」

  她抬起了另一只脚,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到那只脚上——此时她的鞋底已经是稳稳地压在我的贞操锁上了——可她还是又狠狠扭动了一下。

  我疼得眼前发黑,几乎要昏死过去了。

  终于,吴小涵抬起了她的脚。

  我抽泣着、颤抖着,低头去看我的下体。

  果然,针都已经彻底被踩弯了,缩到了贞操锁里面;而我的龟头已经被这些变形的针撕扯得血肉模糊。

  她脚下的小桌板上,全部都是我流出的血。

  吴小涵低头看了看,说:「小废物,你的龟头被踩得差不多了,学姐踩踩你鸡巴别的地方好不好啊?」

  「学姐,求求你,别踩了,我真的受不了了,真的不行了……」

  她把细细的鞋跟从贞操锁的缝隙了里插了进去,踩到了我的阴茎根部的正中央。

  因为穿过海绵体的针都是从左侧插进入而从右侧穿出来的,鞋跟从正上方踩进入,并不会直接碰到金属的针头。

  可随着她渐渐加力,鞋跟上的重量,还是把横穿过我阴茎体的针从内部压弯了。

  我疼得又呜呜叫起来,眼泪也越流越多。

  我从没这么真切的感受到,吴小涵竟然这么重。

  不——吴小涵这么可能那么重呢?她的身材明明这么好……

  大约,唯一的解释就是,高跟鞋的细根带来的压强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疼得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似乎能感受到自己的每一个细胞在被鞋底碾压坏、研磨碎。

  「学姐……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要死了……」

  「小废物,这就不行了?你还好着呢,死不了。」吴小涵说着,把体重压到那只鞋跟上,狠狠扭动。

  剧痛让我浑身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双手扶住桌板乱晃——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已经被我摇得晃起来了。

  吴小涵终于抬起了脚。

  鲜红的血液从受力点附近的针孔中瞬间溢出,也从尿道口径直喷流出来。
  我疼得真的一秒也忍受不了了,向后一倒,躺到了地上。

  吴小涵终于走下桌子,蹲到我身边说道:「好了,小废物,不踩你了。再踩我都怕你真的失血过多呢。」

  我无力地点点头。

  而她也地蹲在我两腿之间,帮我把下身的针一根一根拔下来。

  好多针已经被她踩弯了,或者被踩得全部躲到贞操锁里面去了,没法直接用手拔出来。

  于是,她拿了一把手术钳过来,把那些没法用手拔的针一枚一枚夹了出来。
  每拔一根针,都还有鲜血涌出;拔针时的刺痛也还是很强烈,我的身体一直在微微颤抖。

  还好,吴小涵没有再折磨我,拔针的动作都很快,每一下的刺痛都很短暂。
  随着地上的血越来越多,她眼神里那残暴的锋芒也渐渐消失。

  终于,我下身的所有针都拔完了,吴小涵拿来纱布,裹住我那已经让人不忍直视的下体。

  她蹲在我身边,拿过面巾纸轻轻擦去我的眼泪,又用手温柔地抚摸我的额头,软软地说:「刚才你一定很疼吧?」

  本来就一点儿不喜欢疼痛的我,刚刚经历了人生中最猛烈的剧痛,实在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有些不高兴地说:「你也知道啊!我都要疼死了好吧。你太可怕了。」

  吴小涵听了我的话,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说:「对不起,徐洋东,对不起……我……我是有点过分了。」

  听到她这么楚楚可怜的声音,我也不忍心再责怪她半点,只能把责任都揽回来:「小涵学姐,你别这样,是我不好,我知道我是M,被你虐是应该的,你别怪自己。」

  她继续认错,声音低得像要哭出来一样:「我之前调教的M都是喜欢刑虐的,我就习惯了,对不起……我应该想到你怕疼的。我本来没想对你太狠,只是,可能我以前习惯了,一看到你求饶的样子,真的就突然更兴奋,忍不住更狠地折磨你……」

  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跪好,对她说:「求求你了,小涵学姐,别怪你自己了,我做你的M,应该我迁就你的。都是我的错。」

  就算之前我再怎么痛苦难忍,此刻,我也必须把所有的责任担下来;绝不能让吴小涵感到自责。

  她伸手轻轻抚过我脸上的泪痕,说道:「可是,你真的不喜欢这样的虐法,对吗?要不,以后我就不把你弄疼了?」

  「没事的,小涵学姐。你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我说过,你虐我的时候不用考虑我的感受,你也答应过我,就算把我虐伤虐残,你也不手软的。疼嘛,我会习惯的。」

  她沉默了半响,声音里的那种低落还没消散:「徐洋东,你为什么这么好呀?」
  「我哪里好了,小涵学姐。我恐怕是你最糟糕最差的一个M了吧,这么耐不住虐。」

  「好啦,又不是每个M都要多耐虐,你快躺下休息吧。」

  她起身接了一杯水,递到我的嘴旁:「你渴了吧。我扶你坐起来,喝点水吧。」
  此刻的她充满疼爱的看着我,没有半点高傲的样子,反倒像是把自己放到了服侍我的角色上一样。

  我喝完水躺下后,她又蹲在我身旁,静静地帮我按住纱布来止血。

  她这么恬静,这么温柔,这么体贴;先前那个暴虐的她,竟一点影子也寻不到了。

  我休息了一阵子,血也止住了,吴小涵又准备清理地上的血迹。

  我赶紧打断她:「学姐,我来吧。擦地应该让我来,这本来就是我弄脏的。」
  「你还疼着的吧?我来吧。」

  「学姐,我现在还是你的M呢。你再心疼我,也要把我当M使啊。」

  「好吧……」她轻轻地说:「那你擦完地就出来吧,我在沙发上等你。」
  「嗯嗯。学姐,你可别受刚才的影响。还要好好调教我喔。」

  「知道啦,小贱狗。」

  听到她这么叫我,我才放下心来——看来她已经从刚才的低落里走出来了。
  我幸福地擦起地板来。

  ????????

  擦完地,我爬回客厅,跪到吴小涵的面前。

  她问我:「你还有什么想要玩的吗?」

  严酷的刑虐都已经过去了,我便试探性地索取回报:「我……可以喝你的圣水吗?」

  她想了想:「不行。你还在考验期,还没资格喝。不过,你可以在一边看着,就像魏麒刚开始那样。」

  「噢……那,好吧。」

  我爬进厕所,躺在她的身下。

  在黑色的小短裙里,她穿着一条灰白条纹的棉质小内裤,边缘还有着白色的蕾丝花边——和她别的内裤一样,看起来还像是青春期的女孩子才穿的款式。
  她把她可爱的小内裤脱下,露出腿间的圣地来。

  如此近距离地从下面仰望吴小涵那粉嫩的圣穴,才显得是这么震撼。

  她未经修剪的毛发里,隐藏着那个永远不可接近的宝藏——真的一尘不染、毫无瑕疵,完美地对称着,虽然颜色比我想象得要深很多,但也丝毫不显淫靡,依然只给人圣洁的感觉。

  那花蕾上面的尿道口微微一张,一股细细的清泉便直落下来。

  我下意识地张开嘴,却才意识到,圣水根本没有朝我而来,而只是直直落入便坑。

  我直瞪瞪地看着,直至水流干涸了,最后滴下的几滴,也与我无缘。

  吴小涵拿纸擦干自己的身体后,把厕纸伸到了我嘴边。

  我兴奋地张开嘴伸出了舌头,吴小涵才装作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说:「噢,对了,现在你连厕纸都没资格舔噢。没事,你继续好好努力,要是你以后表现好了,就可以准你舔厕纸了呢。」

  她把厕纸丢进便坑,提起裤子,按下冲水按钮,就走出了厕所。

  我只得悻悻地跟着爬了出去。

  ????????

  吴小涵坐在沙发上,把双腿自然地搭在我的身上,问我说:「你今晚还要回学校吧?」

  「都听你的,小涵学姐。」

  「那你还是回去吧。我一会儿也还有事得出去一下。」

  「噢,好吧。」我有一丝失落,问她说:「那……我现在就走?」

  「我给你叫个车吧。时间不早了。」

  「不用了,学姐,我自己打车就好……」

  「好啦,我知道你生活费不多,听我的吧。」

  「那,谢谢学姐了……」我跪在学姐面前,心里蛮感动的。

  我穿上了衣服后,便又一次跪在她家门口跟她道别。

  「怎么老盯着我的鞋子看,是不是还是想亲我的鞋底呀?」

  「我……我不敢。」我还牢牢记住吴小涵今天进门时对我的教诲——我是不配碰到她的鞋底的,我连她鞋底的灰尘都配不上。

  「知道不敢就好。但你还是喜欢的吧?」

  我弱弱地点点头。

  吴小涵看到后说:「你要真那么喜欢的话,就赏你亲一下我踩过的地吧。」
  她抬起脚跟,用黑色高跟鞋的鞋底,在地上用力摩擦了两下,在地上留下了微微和黑色痕迹,然后示意我:「呐,这可是我的鞋底碰过的。」

  我想都没想,趴低在地上,认认真真地吻了她踩过的那一块地面。

  也许,对于连她的鞋底都不配碰的我来说,她穿着鞋踩过的地面,真的已经是我能碰到的离她的脚最亲近的东西了吧。

  我于是认真地亲吻着,向吴小涵证明着,我有多么地崇拜她。

  只是,吴小涵似乎只是轻蔑地俯视着我。

  舔完地面后,我抬起头,看着她冷冷的表情,知道自己已经没什么可以做的了;于是又在门槛上磕了三个头,就带着隐隐作痛的睾丸转身离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