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年轻夫妇的女奴】(01-11)
【年轻夫妇的女奴】(01-11)
字数:5.5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后备车厢里的奴隶

  下班后,我骑着自行车回家,毕竟刚刚工作,工资又不高,买不起汽车。为了节省时间,有段小路我逆行一阵,这段小路平时人车很少。在过一个拐弯时,前面突然出现一辆汽车。开车人没想到会有一辆自行车相向而行,紧急刹车,向路边打方向盘,撞在路边的树上。幸亏车速不高,就磨掉了一些漆。

  车里面下来一对年轻夫妻(情侣?),年龄和我差不多,他们很生气地质问我为什么逆行,并要我赔偿。我连说对不起。他们看了看前面,见不太严重,火气消了一些。我一个劲地说着好话。这对夫妻中的女孩看了我几眼,露出一脸坏笑,把嘴贴在她老公的耳朵上私语了几句,他们都笑起来。

  女孩转过身来对我说:「我们的车贵,维修的话需要近万元,你如果答应我一个要求,可以不让你赔偿了。」

  我一听很惊喜,连忙问什么要求。

  女孩坏笑道:「这个周末你给我们做48小时的奴隶。」

  听她这么说,我居然没生气,可能是在她们面前比较自卑吧,她们是俊男美女,而我长相一般;相同的年龄,她们开着豪车,而我却骑着自行车。我问道:「奴隶都做什么?」

  女孩笑道:「简单来讲,就是听我们的话,让你做什么你做什么。」

  我禁不住说道:「你让我杀人我就杀人,你让我自残我就自残?」

  女孩笑道:「放心,不让你做违法乱纪的事,也不让你做伤害你身体的事。」
  我说:「那让我帮你们做家务活?」

  女孩:「那是保姆,不是奴隶。」

  我说:「那我实在不知道要做什么?」

  女孩:「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就说愿不愿意吧。」

  我想了想,给她们做两天奴隶可以少损失1万元,况且她都说了不会让我干坏事和伤害自己的事,反正周末我也很无聊,我就点头答应了。

  女孩子得意地大笑起来,她老公也跟着笑起来。她们笑得真好看。

  女孩:「好了,跟我们回去吧,上车。」

  我说:「好的,我先把自行车放起来。」

  女孩:「破自行车扔了吧,到时我给你买辆新的。」

  这辆自行车是我买的旧车,值不了100元,扔了就扔了吧。

  我正要上车,那女孩突然想到什么,又露出坏笑的表情。接着,她打开后备箱,「奴隶,你就在后备箱里坐吧。」

  我露出为难的神色,「这里面怎们坐,车里不是挺宽敞吗?」

  女孩:「车里确实挺宽敞,不过你是我们的奴隶,不配坐在车里。」

  听她这么说,我感到很羞辱,但这种羞辱又让我感觉很刺激,真是很奇怪啊。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居然很听话地往后备箱里去,后备箱里很空,只有一双帆布鞋,看样子应该是那女孩的。

  「等等」,女孩叫住我。

  我一阵惊喜,是不是她不要我坐在后备箱里了?

  女孩好像猜到我想什么,坏笑道:「你多虑了,你还要坐在后备箱,我是怕你紧张送给你样东西。」

  我确实赶到很紧张,一是不知怎么做奴隶,二是要坐后备箱。「您要送我什么?」

  女孩笑道:「后备箱里有我一双帆布鞋,帆布鞋里有一双白棉袜,都是今天下午在公园里穿的。你要是紧张,就把我的棉袜含在嘴里揉搓或咀嚼,嘻嘻。」
  天呢,她居然让我舔她的袜子。出于自尊的本能,我说道:「你太欺负人了,让我舔你的袜子。」

  女孩笑道:「我没让你舔阿,只是给你一个忠告,含不含随你。进去吧。」
  我钻进了后备箱。砰地一声,后备箱关上了,里面很黑,我顿时感觉一阵紧张,心想我的命运掌握在她们手中了。

  汽车启动了,在飞快地行使,我心里砰砰跳着。过了一会,车子突然停下来,而且时间不短,好像是堵车。我心里更加紧张了,我想,也许她说得对,嘴里含个东西就没那么紧张了,于是,我便摸到她的帆布鞋,从里面拿出两只棉袜塞进嘴里,然后用舌头揉搓起来。

  棉袜有微微的臭味但上面也有一股清香。我的舌头就像洗袜子那样搓动着她的袜子,心里慢慢平静下来,没有那么紧张了。同时,下面不由自主地膨胀起来。含着她的袜子居然让我兴奋起来,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想来想去,可能是自卑的缘故吧。想着想着,我居然认为自己天生就该做这为美女的奴隶。她是那么地漂亮、富有、尊贵、骄傲,自己在她面前也只有做奴隶的份。想到这,我忍不住咀嚼起她的棉袜来,也越来越兴奋了,但还是有一点紧张,毕竟是在黑暗中。咀嚼她的棉袜既让我平复紧张,又使我精神振奋。
  车子快起来,行驶了一阵又慢了起来,接下来往下走,接着停了下来。我想,应该是到了。很快,后备箱打开了。突然亮起来。

  女孩看到我腮鼓鼓的,笑道:「你的嘴怎么那么鼓?」

  我脸一阵红,不知说什么。女孩笑道:「含我的袜子是不是没那么紧张了?」
  我不好意思点点头。

  女孩:「把它们吐出来吧」。我吐出来,女孩看后笑道:「上面有不少牙印啊,看来你很紧张呀,哈哈。」

  我把头耷拉下去。女孩:「把棉袜含进去吧,把帆布鞋给我拿回去。」我乖乖地照做。

  我跟着她们走到附近的电梯,我怕别人看到,很紧张。

  女孩见我用舌头裹挟她棉袜的样子,大笑起来。

  进了家门,女孩突然说道:「跪下!」

  自尊心支配下我还在犹豫,女孩提高声音:「跪下!」

  我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心里很紧张……

             第二章、箬萱主人

  她笑着抚摸了一下我的头,「看你紧张的,嘻嘻。放松放松。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箬萱,今年25岁,你叫什么,多大了?」

  我告诉她名字并告诉她我也是25岁。箬萱:「嘻嘻,咱们年龄都是一样啊,不过咱们的身份不同,我们是主人,你是奴隶,哈哈。从现在开始,你称呼我们为主人,自称为奴隶。」

  称呼没什么,「好的,我知道了。」

  「你在给谁说话呢?」

  我意识到了,连忙说,「主人,我知道了。」

  「谁在和我说话呢?」

  我还算机灵,「主人,奴隶知道了。」

  「哈哈,真是个笨奴隶。好了,给主人行礼。」

  不会是让我给她们磕头吧?我现在跪着,要行礼也只能是磕头了。下跪也就罢了,但磕头太丢人了。不过既然做了奴隶,她让我磕头也不过分。给她磕头我勉强能接受,这么漂亮高贵的女孩,磕了就磕了,但让我给她老公磕头,我接受不了。于是,我朝她磕了一个头。

  箬萱:「还有我老公呢?」

  「我只是主人您的奴隶,不是您老公的奴隶,我只给主人您磕头。」

  「哈哈,你这个奴隶还挺挑的。就随你吧,不过既然你做了我的奴隶,就要听我的话,否则我打你。」

  听到她说要打我我一阵紧张,「奴隶保证听主人您的话。」

  「给我换上凉拖。」箬萱指了指鞋架上的一双白色凉拖。

  我正要去拿,「用嘴叼过来。」

  啊,她竟然要我用嘴去叼她的鞋,太屈辱了。见我迟迟不动,她突然给了我一个清脆的耳光。「打死你这个不听话的奴隶。」

  脸被她打的火辣辣的,我顾不得自尊了,爬过去把凉拖叼起来放到她脚边。
  「躺下!」

  我乖乖躺在地上。

  「张开嘴!」

  我刚张开嘴,箬萱的一只高跟鞋跟插进我嘴里,之后,她用力碾压我的脸,我疼的叫起来。见我叫,箬萱踩得更用力,我不敢叫了。

  「这是对你的惩罚,再敢违抗我的命令就踩死你。」接着又是一阵碾压。
  不知怎么地,在疼痛之外我突然有了一丝兴奋,那是一种受虐的快感。我突然产生一种想法,我天生就是箬萱主人的奴隶,只配被她踩在脚下蹂躏。

  「好了,咬住鞋跟。」我赶忙咬住鞋跟,箬萱把脚往上一拽,脚从高跟鞋里出去了。接着,另一只鞋也是这么脱下来的。

  「跪起来!」

  「」

  我连忙跪起来,嘴里还插着两支高跟。箬萱看到我这个样子,大笑起来。「我和老公去洗个澡,你到浴室门口等着。」

  我正要站起来走过去,箬萱朝我后背就是一脚,「爬过去。奴隶在主人面前只能跪和爬。」

  箬萱羞辱的话使我更兴奋了,我乖乖地爬了过去,嘴里还插着她的高跟。
  箬萱走过来,她把两只高跟鞋拿出来放在我头上,然后又把两只帆布鞋放到我双肩上,让我张开嘴,把脚上的黑丝袜脱下来,两只袜底塞进我嘴里。

  「好好在这等着,如果我出来时发现鞋掉了,有你好看的。」

  听着里面水哗啦啦的响声,我感到既屈辱又兴奋,屈辱的是她老公和她一起洗澡而我就只能跪在洗手间门口,但这种自卑又使我产生受虐的快感,舌头忍不住搓动黑丝袜的袜底。可能是搓动的幅度有点大,高跟鞋掉了下来,我一紧身子张动了一下,帆布鞋也跟着掉下来。

  我正准备把它们放上去,这时箬萱和她老公从里面出来了,两个白花花的身子。

  「还是把鞋弄掉了,看我带回怎么收拾你,你先去洗个澡。」

  怀着紧张和期待的心情,我忐忑不安地洗着澡。

  到了卧室门口,我自觉地跪到地上,爬了过去。

  「把脸抬起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箬萱一连打了我十个清脆的耳光,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我怕她继续打我,连连给她磕头求饶。箬萱双脚踩在我头上漫不经心地揉搓着,「真是个笨蛋。这点事都做不好。」我诚惶诚恐地把额头贴在地板上,任她揉搓着我的头。

  「好了,我现在就告诉你怎么做奴隶,其实很简单,我和老公恩爱时,你在旁边服侍就行了。」

  「啊!这样也行啊,我在旁边多不好意思啊。」

  「嘻嘻,你就是我们身边的一个太监或者说是一条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听她说着如此羞辱我的话,我不但没生气,反而有一丝兴奋。

  「我和老公先亲吻一会,你跪在床尾舔我的脚」。

  我本来就有点恋足,这时一双白嫩的玉足展现在我面前,我兴奋地舔起来。我的兴奋既来自于舔她的玉足,更来源于对比,她老公压在她身上亲吻着她的香唇玉舌,我却只能跪在床尾舔她的脚。我下面膨胀起来。我疯狂地含着她的每一个脚趾来回吮吸,舌头在她的脚趾缝里不停游走着。由于他们的脚不断移动,有时难免舔到她老公的脚上。虽然她老公的脚也很白净,但毕竟是男人的脚,要是没有这双脚就更好了。但另一方面,这双脚的存在所形成的对比又使我赶到很兴奋。

  过了一会,箬萱的小腿突然伸到床下,脚贴在地板上,箬萱老公的脚突然不见了,我抬头一看,箬萱老公正骑在箬萱胸上………莫不是箬萱用嘴为他……,想到这里,我感到加倍的刺激,一边狂舔着箬萱的脚面,一边用下面摩擦着地板。
  当我快要到临界点时,箬萱突然把脚收回去,我便停了下来。

  「奴隶,爬过来」

  箬萱靠在床头,双脚夹着她老公的丁丁,「奴隶,接着给我舔脚。」

  一只粗硬白净的丁丁展现在我面前,面对如此大物,我感到很自卑。「注意点,不要舔到我老公的丁丁上,哈哈。」

  见我一个劲地只舔她的脚面,箬萱:「把脚趾含在口中吮吸!」

  箬萱的脚趾正在她老公丁丁的头部贴着,要想把它含在口中,难免会舔到。我不想舔到她老公的丁丁,因而有些犹豫。

  箬萱:「又想挨打了是吧?」

  听她这么说,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把嘴贴了上去,嘴唇钻进箬萱的脚趾与她老公的丁丁头部之间,把大脚趾含在口中吮吸起来。她的脚趾却不老实,在我嘴里蠕动着,压着我的腮部,使我的脸紧贴在她老公的丁丁上。过了一会,她又让我含她的右脚大脚趾,我的嘴唇又遭到同样的命运。接下来我又按她的命令吮吸了其他八个脚趾,各个都与她老公公的丁丁接触。

  「哈哈,你真笨,每次都与我老公的丁丁接触。你是不是故意的呀,嘻嘻?」
  我连忙说:「主人,奴隶不是故意的,是奴隶太笨了。」

  「哈哈,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想舔我老公的丁丁,哈哈。」

  我满脸通红,「不是的,主人,我只想舔您的脚。」

  箬萱:「我老公的丁丁白不白?」

  我看了一眼,「主人,您老公的丁丁很白。」

  箬萱:「称呼我老公为男主人。」

  「主人,男主人的丁丁很白。」

  「哈哈,是我的脚白,还是我老公的丁丁白?」

  「都很白!」

  「我的脚白你想舔,我老公的丁丁白,你肯定也想舔,哈哈。」

  「主人,不是的。」

  箬萱用脚轻轻踢了我的脸一下,「我说是就是。你说呢?」

  我不敢说不是,也不能说是。箬萱见我着急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接下来服侍我和老公坐爱吧。」

  「主人,奴隶如何做呀?」

  「我对我们坐爱的次数很感兴趣,待会你把脸伸到我们胯下,查一查进出次数。」

  我的天呢,闻所未闻,她居然让我在胯下给她们查进出次数。这使我赶到莫名的兴奋,一对俊男美女坐爱,我在她们胯下查进出次数。突然我感觉我和她们的关系就像是太监和皇帝皇后的关系,这种屈辱感使我赶到非常兴奋。

  箬萱让我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抬着脸把头靠在床上。箬萱站在地上,臀部正好压在我脸上。箬萱老公搂着箬萱进行起来,结合处正好在我眼睛上方。我兴奋地给她们查数,按照箬萱的要求,每到100个就要报一次数。随着不断地进出,她们的爱液流了出来,滴在我脸上,流进我嘴里。品着她们的爱液,查着进出次数,我下面膨胀起来。

  想象着箬萱老公在享受着箬萱的玉体,而我只能在胯下查数,在这种屈辱的快感下,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起她们的结合处。

  「哈哈,真是个乖奴隶,知道主动服侍主人。但别忘了查数呀,哈哈。」
  我的舌头一边在她们的结合处蠕动着,一边查着数。她们的爱液不时地流进我嘴里。在她们爱液的润滑下,我的舌头更灵活了,在她们的结合处飞舞着。
  「3000~ 3100~ 3200~ 3300~ 3400~ 3500~ 36
00」,当我查到3600次的时候,箬萱老公的酸奶喷薄而出,箬萱的玉液同时喷薄而出,夹带着酸奶喷进我嘴里。

  我品了品然后都咽了下去。

  箬萱让我躺在她胯下把玉体里的酸奶尽量的舔干净。她跪坐在我脸上,我的舌头使劲往里伸,在里面蠕动着,但深处的还是无法舔到了。

  箬萱满脸桃花一脸满足地依靠在床头,「奴隶,你现在是不是欲火焚身啊。我允许你解决,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主人,您讲。」

  「把我老公丁丁上的酸奶残余舔干净。」

  要是在其他时候,我是不愿这么做的,但在此时我欲火焚身,感觉箬萱老公很高贵,我没有犹豫,跪在他胯下,把他的丁丁含在口中。

  「好好裹啊,如果我老公不满意我就打你。」

  上面被打扫的很干净了,由于受到舌头嘴唇的刺激,它又膨胀起来,把我的嘴撑得满满的。

  「你真没用啊,嘴还盛不住我老公的丁丁。哈哈。」箬萱继续羞辱着我。
  箬萱下了床,骑在我肩上,和她老公亲吻起来。她一手搂着她老公,另一只手拽着我的头使我不停地做着活塞运动。突然,她的手停了下来,腹部压着我的头,她老公的丁丁全部进入我嘴里直到喉咙里,我忍不住咳嗽起来。她听到我咳嗽,又用手把我的头拽起来。

  「好了,你自己解决吧,别弄脏了地板,哈哈。」

  我把箬萱的一只棉袜套在丁丁上面,把黑丝袜袜底含在嘴里,把脸埋进箬萱的两只帆布鞋中,一边用舌头搓动着袜底,一边摩擦着地板。在她们的笑声中,我很快泄了。

  箬萱:「你真是一个没用的太监,这么快就泄了,哈哈。」

  …………

  晚上睡觉时,我听到箬萱对她老公说,明天早晨她要把小便撒在我嘴里。我既紧张又似乎有所期待~

             第三章、校花檬檬

  周日晚饭后,当我从箬萱家离开后,经过48小时的奴隶生活,我已从精神上彻底臣服于她。

  一星期很快过去了。周五上午,我收到箬萱的微信,她让我晚上八点到她家。
  进门口,我立即跪在箬萱脚下舔着她的脚面。

  箬萱笑道:「奴隶,今晚有个女奴和你一起服侍我们。」

  听到还有一个女奴,我立即兴奋起来,脑中浮想联翩起来。

  这时,洗手间的门开了,箬萱老公走了出来,我给他磕了一个头:「主人好。」上周箬萱的调教已经使我愿意给她老公磕头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磕头了。
  箬萱老公朝我微笑致意,就在这时,从她胯下爬过一个赤身裸体,嫩白光滑的身子,乌黑的秀发,肯定是一位美女。看到此场景,我热血沸腾。

  箬萱骑在我身上,把她今天刚刚穿过的白棉袜的袜尖塞进我嘴里,让我叼着,得意地对我说,「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女奴,我老公的同事,据说她还是XX大学的校花。你好好看看她是怎么服侍我老公的,跟着学学。」

  那位美女从他胯下爬过后,转过身跪在他脚下,张开粉嫩的小嘴把他的丁丁含在口中。此时,丁丁还不大,但在美女舌头的爱抚下很快把美女的两腮撑起来,它在里面不断地膨胀了,最终,美女的樱桃小嘴包不住了,有一半露在外面。美女的香唇不停地前后移动着。

  看着这刺激的场面,我下面难受的不行了。我忍不住把箬萱的棉袜裹挟进口中疯狂地咀嚼起来。此时除了能咀嚼箬萱主人的棉袜,我还能干什么。

  箬萱老公被服侍的很舒服,在快感的刺激下他拽着美女的发髻主动在她嘴里进行起来,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美女的小嘴盛不下那他那硕大的丁丁,很难受的样子,抬起脸,清纯的脸庞一脸乞求可怜的眼神。

  突然我感觉这位美女的相貌很熟悉,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

  箬萱老公突然停了下来,他说要享用她的玉体。美女把脸抬起来,我仔细一看,哎呀,我的天呢,这不是我大学时期的女神檬檬吗?她大学时拒绝了很多男生,一直没有谈恋爱,很高傲的样子,现在怎么做起女奴来了。

  檬檬也认出了我,脸顿时红透了。箬萱发现了,问道:「你们认识?」
  我见无法隐瞒了,只好如实说道:「主人,她叫檬檬,是我的大学同学,是我们的女神。」

  箬萱:「哈哈,这么巧啊。你的女神成了我们的小母狗,你什么感觉?」
  我无言以对,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我忍不住问道:「主人,檬檬怎么成为了您们的女奴?」

  箬萱:「还不是我老公有魅力,檬檬见到我老公后就迷恋于他,知道他结婚了仍然想和他在一起。我说在一起可以,但必须是做我们的女奴,她很快答应了。」
  「主人,檬檬做您们的奴隶多久了?」

  「三天,檬檬还是个处女呢。」

  在箬萱老公的号令下,檬檬向卧室爬去,我驮着箬萱也进了卧室。

  箬萱从我身上站起来:「既然檬檬是你的女神,就让你在一边伺候,哈哈。」
  我给箬萱磕了一个头:「多谢主人。」

  箬萱:「我老公就要使用你的女神了,你给我老公润滑一下。」

  在箬萱的羞辱刺激下,我既难过又兴奋,难过的是女神居然成了别人的女奴,兴奋的是亲眼看见女神服侍别人。

  我含着箬萱老公的丁丁来回吮吸起来,箬萱羞辱道:「檬檬,你看你的粉丝裹的怎么样?」

  檬檬羞红着脸不好意思说话。

  箬萱:「回答主人的话。」

  檬檬害羞地说:「主人,奴婢觉得他裹得很好。」

  箬萱老公等不及了,不再让我润滑了,他抱起檬檬扔在床上,趴了上去。
  箬萱:「奴隶,你就跪在床尾舔你女神的脚吧,过去你没有机会吧。」
  我给箬萱磕了一个头,「多谢主人。奴隶还有个不情之请。」

  「说」

  「主人,奴隶想亲眼目睹女神的成人礼。」

  「哈哈哈哈,好,就答应你,让你在下面看个仔细。」

  我躺在檬檬的胯下,只有嘴露了出来。箬萱老公趴在檬檬身上肆意蹂躏起来,很快,几滴液体滴落进我嘴里,不用说,那是檬檬的初夜血。我从未想到,我居然能亲眼目睹女神檬檬的初夜,还居然在她胯下。

  在箬萱老公的蹂躏下,檬檬不停地呻吟着。过了一会,突然听不到呻吟声了。这时听到箬萱的声音:「奴隶,看都看了,爬过来吧。」

  我从他们胯下爬出,箬萱老公还在继续蹂躏着檬檬,他的双手蹂躏着檬檬的面包。箬萱正坐在檬檬脸上,难怪听不到声音了,想必檬檬的舌头正在箬萱的玉体里蠕动着吧。

  「奴隶,去跪到床尾舔你女神的脚去吧。」

  一双白嫩细腻光滑的玉足展现在我脸前。当时有多少男生想跪在她脚下舔啊,没想到让我舔上了。我迫不及待地把檬檬的大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起来。
  我下面膨胀的很厉害了,让我兴奋的不只是舔女神的脚,还有女神被我的主人蹂躏。想想自己只能跪在女神脚下舔脚,而女神却在箬萱老公的胯下承欢,这种对比使我屈辱与兴奋并存,这种感觉难以表达,非亲自体验不可意会。

  女神的两只脚被我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舔了一遍又一遍,中间女神的脚不时在移动,我的嘴也跟着移动。有时箬萱老公的脚压在女神的脚上,在自卑感的驱使下,我也舔了他的脚。这是我第一次舔他的脚。

  箬萱看到我舔她老公的脚,笑道:「老公,你真有魅力啊,他也舔起你的脚来。是檬檬舔的让你舒服还是他呀?」

  「当然是檬檬呀,她的舌头多柔软啊,舌头在脚趾缝里划过,感觉太好了。」
  原来檬檬已经舔过她的脚,想象着檬檬的香嫩玉舌在他的脚趾缝里游走,想象着萌萌的香嫩玉舌在她的脚底和脚面飞舞,想象着檬檬的粉嫩玉唇含着他的脚趾吮吸,我忍不住停下来趴在地上与地板摩擦起来。

  箬萱:「奴隶,爬起来,工作时不能偷懒。」

  我忍受着煎熬爬起来,继续舔起箬萱老公的脚。

  箬萱:「奴隶,你为什么主动舔我老公的脚?」

  「男主人那么高贵,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对他的崇拜。」

  「哈哈哈哈,你还一套一套的。你就只配舔我老公的脚。」

  我的舌头在箬萱老公的脚底飞舞着。

  「如果我老公不满意我就打你。」

  我更加卖力地舔着。

  在我的舔舐下,箬萱老公的撞击越来越猛烈。他和箬萱几乎同时泄了,箬萱的玉液全部喷进檬檬的嘴里,箬萱老公的酸奶全都喷进了檬檬下面。

  箬萱老公爬起来,骑坐在檬檬胸上。檬檬伸出粉嫩的舌头为他善后。

  箬萱:「奴隶,爬到你女神的胯下把里面的酸奶舔出来,别让她怀孕了,嘻嘻。」

  我钻到檬檬胯下,舌头使劲往里伸,舔舐着里面的酸奶,有些流了出来的我都舔干净了,但恐怕有些进去了。

  晚上睡觉时,箬萱让我和檬檬一起睡在客房相互作伴但不得欺负檬檬。
  我和檬檬睡在宽大的床上,各盖一个被子,嘴里各含着箬萱的一只白棉袜。檬檬已不怎么害羞了,睡前她对我笑道:「你是唯一一个舔我脚的男人。」
  虽然我和檬檬嘴里各含着箬萱的一只棉袜,但不妨碍我们说话。

  「上大学时我特别崇拜你,还有很多男生也很崇拜你。」

  檬檬笑道:「我知道啊。有不少男生恨不得跪在我脚下舔鞋。」

  「那你怎么做了主人的奴隶?」

  「第一次见到男主人,我就被他迷住了,知道他已结婚就心甘情愿地做他的奴隶了。」

  「那箬萱主人呢?」

  「箬萱主人很高贵啊,我也愿意做她的奴隶。」

  「你和箬萱主人一样漂亮啊。」

  「这就是命吧,上天注定我要做她的奴隶。」

  「你后悔过吗?」

  「没有,现在这样我很快乐。」

  「你打算一直这么下去吗?」

  「除非主人不要我了,我就一直待在主人身边,伺候主人。」

  「你不打算结婚啊?」

  「我现在还年轻,等到30岁再说吧。你怎么也做了主人的奴隶?」

  我把事情经过一说,檬檬笑道:「这就是天意啊,上天让你做主人的奴隶。」
  「很高兴能够再次见到你。」

  「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的同学啊。」

  「你放心吧,我谁也不会说。你还是我的女神。」

  檬檬听后有点沮丧,「我已不再是你的女神了,现在成了主人的女奴了。」
  「这不影响,你还是我的女神。」

  檬檬有些兴奋:「真的?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呀,主人们这么高贵,咱们给她们做奴隶也没什么可丢人的,反而是许多人求之而不得的。」

  「是呀是呀。~ 和你聊天真愉快。」

  「多谢女神夸奖,上学时我和你聊天很紧张啊。现在能和你躺在一起聊天真好。」

  「主人曾经还有几个女奴你知道吗?」

  「没听她们说啊。」我好奇起来。

  「女主人告诉我的,男主人在上学时除了箬萱主人这个女朋友外,还有好几个女奴,也都是漂亮女孩。」

  「男主人真厉害!这么多漂亮女孩甘心做他的奴隶。」

  「是呀,我听说有三四个漂亮女孩一起服侍他呢。」

  听她这么说,我忍不住收银起来,同时继续着这个刺激的话题。

  「她们是怎么服侍他的?」

  「嘻嘻。我又不在场。」檬檬转而说道,「女主人也厉害呀,能让同性也心甘情愿做她的奴隶。」

  「是啊,箬萱主人就是尊贵。」

  檬檬好像发现我的动静,「你在收音吗,嘻嘻?」

  「哦,没有,没有。」

  「嘻嘻,我都看到了,我用脚帮你解决吧。」

  啊!没想到女神要帮我解决,我兴奋地说:「多谢女神。」爬在床上,一连给檬檬磕了三个头。檬檬没有阻止,笑嘻嘻地接受我的跪拜。

  「你把我的袜子套上。」

  我从檬檬鞋中拿出她的一只白棉袜套在上面。檬檬是双脚夹着搓动起来。
  太舒服了。我一边享受着一边咀嚼着箬萱主人的棉袜。「女神,你这是跟谁学的?」

  「别叫我女神了,叫我檬檬吧。我见过女主人给男主人这么做过。」

  「哦,我也见过。你当时在做什么?」

  檬檬有些不好意思,「我跪在床边交替舔男主人的丁丁和女主人的脚。」
  我兴奋地问:「女主人有没有把你的头使劲往下压。」

  檬檬不好意思地说:「嗯,我的嘴唇都贴着它的根部了。」

  「你舔过主人的玉门吗?」为寻求刺激,我继续问道。

  檬檬脸上一阵红,没有说话。

  我决定迂回,「我舔过女主人的玉门,女主人夸赞我的舌头柔软。」

  「男主人和女主人都夸我的舌头柔软。」檬檬有些兴奋地说。

  「你是喜欢舔主人的玉门还是脚?」

  「只要是主人的都喜欢。」

  「嗯。在所有之中,我最喜欢主人坐爱时舔她们的结合处。你呢?」我继续引诱着檬檬说话。

  檬檬已经放开了,「我最喜欢跪在男主人胯下用嘴伺候他的丁丁,第二喜欢主人享用我的身体,第三喜欢跪在男主人脚下舔他的脚。」

  檬檬说完这番话,我忍不住泄了。

  檬檬见我泄了,就停了下来,钻进被窝中。

  我把上面擦干净,又把檬檬的另一只棉袜套上。

  「不好意思,让你没袜子穿了。」

  「没关系,光脚也挺好的。」

  「回去我给你多买几双袜子。」

  「好滴」看来,檬檬很乐意我给她买袜子。

  「檬檬,跪在主人胯下和脚下什么感觉?」

  「感觉很好呀,感觉自己就是他的小母狗。」檬檬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脸红了起来。

  我岔开话题,「我也喜欢女主人和男主人在床上亲热时,我跪在床尾舔她们的脚。」

  「嗯,我也喜欢。」

  「我舔女主人的脚多一些。」

  「我舔男主人的脚多一些,嘻嘻。」

  「难怪男主人夸你的舌头柔软。」

  檬檬有些兴奋:「是呀,主人很喜欢我的舌头在他的脚趾缝里游走。他说感觉非常清爽。」

  「看来你很在乎主人的评价啊?」

  「是呀,主人的赞扬会让我非常开心。」

  「主人可真幸运啊,女神为他舔脚。」

  「这更是我的幸运呀,能跪在主人脚下舔他的脚是我的荣幸。」

  「檬檬,你喝过主人的尿吗?」

  「啊!喝尿?」檬檬惊讶地说。看来她从未想到还能这么玩。

  「我喝过女主人的尿。」

  「哦。那男主人的呢?」檬檬饶有兴致地问道。

  「没有。你想喝吗?」

  檬檬脸上飘过一阵红云,「我听主人的,主人让我喝我就喝。」

  「哈哈。明天早晨主人们可能会赐给咱们小便。」

  「是吗?」檬檬略显紧张同时又有所期待。

  「估计会让你喝男主人的,我喝女主人的。也不排除让你喝女主人的。」
  「我没喝过,撒了怎么办?」

  「你要喝男主人的就把它含在口中,一般不会撒,除非流量比较大,那你就大口大口往下咽。可不能像品酸奶那样了。喝女主人的撒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你要用嘴紧紧包住女主人的玉门,同时大口大口往下咽。」

  「你喝时撒了吗?」

  「没有,我用嘴唇紧紧包住女主人的玉门,大口大口往下咽,没有一滴在外面,女主人夸奖我有做便器的天赋。」

  「你真棒,我要向你学习。」

  ……

  在服侍主人的过程中,檬檬和我日久生情。三个月后成了我的女朋友。一年后,我和檬檬结婚。箬萱主人和她老公也来参加了,并且送给我们1万元的红包。参加婚礼的男同学见我娶了檬檬,那个羡慕嫉妒恨。

  婚礼结束后,箬萱主人告诉我们,她们已经玩了我们一年了,现在又有新的奴隶了,以后就不要我们做奴隶了。我和檬檬非常沮丧。她们安慰我们,要我们以后不要再给别人做奴隶了,从今天起要换一种生活。「

  洞房花烛夜,我趴在檬檬身上运动起来,这是我第一次享用檬檬的身体。此前都是箬萱老公享用后,我负责把里面的酸奶清理干净。

  事后,我说:「檬檬,主人不要咱们了,咱们以后不要再做奴隶了。我要好好奋斗,干出一番事业。」

  檬檬亲了我一口:「嗯,老公我相信你。」

  我和檬檬又紧紧抱在一起。

  ……

  两年后的一天,我和檬檬开车行进到一个安静的小路弯道时,突遇一辆逆行的自行车,我紧急处置,撞到路边树上,还好速度不快,车损害的不严重。
  骑自行车的是一对情侣,看样子20岁左右,大学生模样,男孩挺清秀,女孩漂亮又清纯。檬檬看了她们一会,突然一脸坏笑……

  十分钟后,我开车继续前行,车里多了一位女孩,和她一起的男孩正坐在后备箱里,他的嘴里含着檬檬的棉袜……

            第四章、轿车上的服侍

  男生名叫阿飞,女生名叫婉婉。没过几天,这对小情侣就被我们调教成乖顺的奴隶,非常地听话。

  一星期之后的周六,我们去公园玩。檬檬开着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婉婉就跪在我前面,头埋进我的胯下。一边欣赏着窗外的美景,一边享受着粉嫩的嘴唇和舌头的滑动,一边和檬檬聊着天,我欲仙欲醉。

  我不由得想起此前和箬萱主人在一起的时刻,有很多次和现在的场景非常相似。那天,我们也是去公园玩。箬萱开着车,箬萱老公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檬檬就跪在箬萱老公胯下,我则坐在后座斜后方,嘴里含着箬萱的白棉袜,遵照箬萱的命令观赏副驾驶的精彩活动。

  箬萱老公一脸陶醉的表情,「真柔滑,檬檬的技术越来越好了。」

  檬檬停下来抬起脸,既有受到表扬后的兴奋,又一脸讨好之情。

  箬萱老公拽着她的发髻,把她的头按了下去。「继续。」

  箬萱:「老公,你更喜欢放在嘴里让舌头在上面缠绕滑动吧。」

  箬萱老公:「还是宝贝你懂我。」

  「那是,我是第一个这么服侍老公的,也是服侍老公最久的。」

  「嗯,宝贝你的技术是最好的。」

  「谢谢老公,我还会继续努力的。」

  我被刺激的不行,一边咀嚼着箬萱的棉袜,一边想象着檬檬的香舌在上面游动。

  箬萱羞辱道:「贱奴,你现在什么感觉?」

  我含混不清地说:「主人,我感觉非常好。」

  「说清楚点。」

  我用舌头把袜子往里拨弄了一下,「主人,我现在感觉非常好。」

  「哈哈,你女友跪在我老公胯下用和你接吻的舌头为它服务,你却说感觉好,真是个下贱坯。哈哈。」

  「主人,那是檬檬的荣幸啊,也是我的荣幸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箬萱笑得花枝乱颤。

  「檬檬,你更熟悉我老公的丁丁还是你男友的嘴?」

  檬檬把头抬起来:「主人,奴婢更熟悉男主人的丁丁,超过了奴婢对自身身体的熟悉。奴婢的嘴和它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与男友的嘴在一起的时间。」
  「你们不常接吻?」

  「一般都是在服侍了男主人的丁丁之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告诉你们一件好玩的事,某某大学的一个女孩背着她男朋友给我们做女奴,我让她只有在服侍了我老公的丁丁后才能与他男友接吻。结果,她男友每次接吻完都很纳闷她嘴里怎么会有酸奶的味道。哈哈哈哈。」
  「这是那男的荣幸。」我讨好道。

  「有一次接吻后,他男朋友说这次没有酸奶味了,但有股酸臭味。哈哈哈哈,在她们接吻前一刻钟她刚喝了我老公的水。」

  「这男的很傻啊。」

  「是啊,他还以为她口臭呢,要她去看病呢。哈哈。」「按照我的命令,那女孩后来强迫他男友磕头、舔鞋、喝她的尿,把他开发成奴隶。有一次,她刚喝完我老公的水后就把她男友叫过去,把尿撒到她男友嘴里。」

  「这不等于是她男友喝了男主人的水吗?仅仅是中间流经她的身体。」
  「哈哈哈,你这个说法很形象。你想不想也这样啊?」

  「宝贝,你说的我都产生尿意啊。」

  「老公,你前面正好有个便器啊,嘻嘻。」

  檬檬自觉停下来,用嘴唇紧紧包住。先是一阵哗啦啦的声音,接着是一阵咕咚咕咚的声音。

  「小母狗真棒,一滴都未滴在外面。」箬萱老公摸摸檬檬的头赞扬到。
  檬檬抬起来,很兴奋的样子,看上去很有成就感。

  箬萱老公又拽着檬檬的发髻把她的头摁下去。「换个样式。」她的头一起一伏起来。

  我被刺激的疯狂咀嚼箬萱的棉袜,手伸向下面。

  「贱奴,不许收音,就是要煎熬你,嘻嘻。」箬萱通过后视镜看到我的动作,制止了我。我只好停了下来。

  我突然想起箬萱前面提到的那对情侣,「主人,那对情侣后来怎么样了?」
  「那男生后来就在那女生的诱导下一步步地跟着她做了我们的奴隶。这才知道他女友嘴里为什么会有酸奶味和尿味了,哈哈。」

  「主人,那女生服侍男主人时,那男生如何?」

  「那女生跪在我老公胯下做活塞运动时,他嘴里叼着我的袜尖头上顶着我的鞋子跪在一边观看啊,边看边收音。我老公在床上享用他女友时,那男生跪在床尾舔我老公的脚。和你一样贱,哈哈。」

  汽车下了快速道,拐进一条两边是树丛的大路。

  箬萱老公开始拽着檬檬的头,前后晃动起来。不久,喷薄而出。之后,移动出来,上面还带着白色抛物线。檬檬的嘴里鼓鼓的。

  「张开嘴让我看看」。檬檬乖乖地张开嘴,嘴里全是酸奶。

  檬檬正在品尝,我主动把头从两个座椅中间伸过去,为它清理干净。

  「檬檬,剩下的都分享给你男友吧。」

  我反转身子头靠在箬萱老公的腿上,张开嘴,檬檬把嘴里剩余的酸奶吐到我嘴里。我品尝了一阵才咽下去。

  「老公,我想尿尿,你来开车吧。」

  车在路边停下后,箬萱老公开车,箬萱坐在后排座椅上,我和檬檬都跪在她前面。

  「公狗、母狗,你们谁来?」

  「我来!」「我来!」

  「哈哈,看来你们都想喝我的水啊,母狗已喝了男主人的水,我的水就赐给公狗。」

  我把嘴唇紧紧贴在箬萱的玉门上,一阵哗啦啦和咕咚声音后,箬萱一脸轻松。
  「真棒,一滴都未洒在外面。」

  「多谢主人」,得到主人的赞扬,我很高兴。

  「公狗躺在地上,母狗跪在我胯下。」

  檬檬的脸埋进箬萱的胯下,舌头在里面蠕动起来。箬萱舒服地半躺着,一支高跟鞋踩在我脸上,一支高跟鞋踩在我下面,肆意地蹂躏着。我的脸被踩得扭曲变形。

  强烈的受虐感使我脱下箬萱的高跟鞋,狂舔起她的脚底来。

  下面和脚的双重刺激使箬萱欲仙欲醉,她拽着檬檬的发髻,下面使劲地蹂躏着檬檬的嘴和脸。

  我的舌头继续在箬萱的脚底摩擦。白嫩、细腻、光滑的玉足使我欲罢不能。我真想咬。但我怕弄疼她,于是找来替代品,把高跟鞋跟含在口中吮吸着、咬着,在上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到了!」箬萱老公刚说完,箬萱的玉液喷薄而出,弄得檬檬满嘴、满脸都是。就在这时,箬萱的高跟踩在我下面,我一下泄了。

  「公狗,快给男主人清理干净」。檬檬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阿飞把头伸过来,舔舐起来。

  胯下的婉婉抬起头,一脸的清纯可爱,嘴里都是酸奶……

----------------------------------------------------------------------------

  到了公园腹地的幽静小道后,我和檬檬拿出狗链,分别套在婉婉和阿飞的脖子上,牵着他们缓缓向前走着。我们这是跟箬萱主人学的。此前箬萱主人和她老公经常带着我们到公园中比较幽静的地方遛狗……

  在公园玩了大半天,又回到车上。阿飞和婉婉再次为檬檬换鞋。看着这个场景,我不禁想起此前我和檬檬为箬萱主人换鞋……

  箬萱坐在车内后座上,脚放在外面。箬萱主人让我和檬檬把她脚上的帆布鞋脱下来后换上高跟鞋。我和檬檬像狗一样撅着屁股跪趴在地上,脸贴在箬萱主人的帆布鞋鞋面上。

  「你们比赛一下,看谁先脱下来。」箬萱时刻不忘戏耍我们。

  为讨好箬萱主人,我和檬檬争先恐后。我和她同时咬开了帆布鞋带,当我咬着鞋跟把帆布鞋拽下来的时候,檬檬还在用力往下拽。

  「小母狗加油啊。」

  得到箬萱的鼓励,檬檬咬着鞋跟一下把鞋拽了下来。

  见檬檬也把鞋脱了下来,我急忙脱箬萱的袜子。我咬住袜尖使劲往下拽,没有拽下来。檬檬却很聪明,先咬住袜跟往下拽,然后咬住袜筒往下拔,等袜子褪过脚踝后,檬檬咬住袜尖一下就把袜子拽下来了,此时我还咬着袜尖使劲往下拽。
  「真是条笨狗,向母狗学学。」

  我便效仿檬檬的做法,当袜子褪过脚踝后,箬萱把脚插进我嘴里,嘴外还露出半截袜筒。箬萱让我咬住袜尖,然后她把脚向外一抽,棉袜就落在我嘴里。
  我含着袜子叼过来箬萱的高跟鞋,咬着高跟套在她脚上,然后往后拉接着往上提,给她穿上了,但檬檬已先我一步为她穿上高跟鞋了。

  箬萱拍拍檬檬的脸:「小母狗真棒!」

  檬檬得到赞扬,很激动的样子,居然连连给箬萱磕了三个头。

  就在这时,旁边有两个漂亮女孩从车旁经过,看到檬檬给箬萱磕头,都很惊讶停下来观看。箬萱把另一只棉袜塞进我嘴里,让我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去。
  檬檬一脸通红,把头伏在地上,不敢抬头。

  「接着磕头。」箬萱不以为意,反而很得意。

  檬檬不敢不从,继续给箬萱磕头。

  两个女孩发出惊讶的叫声。

  「这样也行吗?」

  「她好像也很漂亮耶。」

  「漂亮不漂亮都是我的女奴。」

  「姐姐,您真厉害,这么漂亮的姐姐都愿意做您的女奴。」

  箬萱非常得意,「她就是我的小母狗。小母狗,叫几声!」

  檬檬非常害羞,非常难为情,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做奴隶。正在犹豫之中,箬萱踩在她头上,使劲往下压。

  「汪汪汪汪」,檬檬不得已叫起来。

  「啊?这样也可以啊。」

  「她真听话啊。」

  「是的,她是一只乖顺的小母狗,可驯服了。」说着,箬萱把高跟鞋甩出去,「小母狗,爬过去把它叼过来。」

  尽管十分不情愿,檬檬还是不敢违背主人的命令,爬过去含着鞋跟爬了回来。
  箬萱又把另一只高跟鞋甩出去,「小母狗,爬过去把它衔回来。」

  檬檬乖乖地咬着高跟鞋的鞋尖爬了回来。

  「啊?真听话啊。」

  「嗯,真是一只听话的小狗。」

  「姐姐,她为什么这么听你的话。」

  「哦,小母狗你说给她们听。」

  檬檬满脸通红非常害羞地说:「我和主人是同事,从见到主人的第一眼就非常崇拜主人,乞求做她的奴隶。」

  「啊!原来是这样,姐姐真有魅力!」

  「我也好想像姐姐这样,有个这么听话的奴隶。」

  「你们这么漂亮,肯定会有奴隶的。拜拜。」

  「姐姐再见。」

  一路上,檬檬的舌头没有离开过箬萱的脚。

  「老公,小母狗的舌头就是柔软。在脚趾缝滑过有种清凉丝滑的感觉。」
  「是呢,我也很喜欢檬檬的舌头在我脚趾缝里游走的感觉。」

  檬檬得到男女主人的同时表扬,更加卖力了,她的舌头把箬萱的脚趾不停地缠绕。

  「小母狗的舌头就是灵活,不像公狗那样,舌头僵硬死了。」

  「不过感觉也很是很好的。」

  箬萱老公的话让我很感动,「多谢主人,我会继续努力的。」

  箬萱:「两只脚被小母狗舔了一遍又一遍,真舒服。一点也不累了。老公,回家后也让小母狗给你舔舔。」

  「好,我喜欢檬檬舔我的脚。」

  「主人,我呢?」

  「你呢,回去就给我舔鞋吧。你的舌头作为擦鞋布更合适。哈哈。」

  箬萱主人这么说,我感觉自己好没用。但转而又想,舌头能做箬萱主人的擦鞋布也是我的荣幸啊。

  「贱奴,你的女神沦落为我们的小母狗,你对她是不是很失望?」

  「主人,贱奴不失望啊。檬檬虽然是我们的女神,但在您们两位主人面前也就只配做小母狗。能做你们的小母狗是她的荣幸。」

  「哈哈哈哈,你的觉悟真高。」

  檬檬的舌头转到箬萱的脚底,在上面摩擦着。

  「老公,脚上你最喜欢被舔哪里?」

  「脚趾缝,我最喜欢女奴的舌头在我的脚趾缝里蠕动。」

  「嗯,我也是,尤其是钻到脚趾缝里的是个柔滑的舌头时。」

  「这么柔滑的舌头摩挲丁丁更舒服。」

  「老公你真坏。」箬萱一脸撒娇的表情,转而又对我说,「奴隶,你更喜欢你女友的舌头与我老公的哪里接触?」

  箬萱主人真会捉弄人。「主人,我都喜欢。」

  「你把袜子先从嘴里拿出来,我没听清。」

  「主人,我都喜欢。」

  「只准说一个。」

  「主人,我~ 更喜欢~ 喜欢~ 她跪在男主人胯下。」

  「哈哈哈哈,这是为什么?」

  「主人,因为这样奴隶的屈辱感最强。」

  「哈哈哈哈,你真是一个贱货。不过你还不是最贱的。」

  「主人,请讲。」

  「另一个男的,当他的漂亮女友吞吐我老公的丁丁时,他居然爬到我老公后面,把舌头伸进了他的臀凹。哈哈。」

  「主人,他真是条贱狗。」

  「哼,你也好不了哪去。今晚就让你跪舔我老公的臀凹,哈哈。」

  「宝贝,我认为这个不是最下贱的,最下贱的是那个特别喜欢在我享用完他女朋友后把舌头伸进他女友下面打扫的男的。」

  「嗯嗯,就他最下贱,还主动乞求喝我老公的水,吃我的便便,真是个死变态。」

  「主人,他现在还做您们的奴隶吗?」

  「他太变态了,我和箬萱就把他辞退了。他女朋友也和他分手了。听说他现在又找了对夫妻主,这对夫妻主就是一对屌丝,和他一样变态。」

  「主人,我认为屌丝根本没有资格做夫妻主、情侣主。百度百科中是这样定义屌丝的:」屌丝也叫叼丝,就是嘴里叼着白富美的丝袜。屌丝只配做白富美的狗。『「

  「哈哈哈哈,屌丝的这个解释很好玩。」

  「只有像主人您们这样的白富美、高富帅才有资格做情侣主、夫妻主,社会上的那些所谓的情侣主、夫妻主只配做奴隶。」

  「嗯,你说的对。现在什么人都称自己为夫妻主、情侣主。是不是,箬萱?」
  「老公说得对,他们连做咱们的奴隶的资格都没有。」

  「主人,咱们不说这些烂人了。箬萱主人,我感觉您在大学时一定是宿舍女王。」

  「嘿嘿,你的感觉还挺准。我宿舍的其他三个女孩都做了我的女奴。」
  「她们中间还有两个美女呢!我家箬萱真厉害。」

  「老公你更厉害。嘻嘻。」

  「箬萱主人,武则天也只配做你的狗。」

  「哈哈哈哈,你的嘴真甜。」

  「武则天算什么,一个阴狠歹毒的蛇蝎女人,怎么能与我家阳光灿烂、心地美好的箬萱相比。」

  「对不起主人,我说错了。」

  「除了阴狠歹毒外,武则天还很下贱,在刚入宫时曾做过萧淑妃的母狗,还喝过萧淑妃的洗脚水和圣水。」

  「老公,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到网上查查,是有这么个记载的。」

  「嗯。还有什么好玩的吗?」

  「慈禧、铁木真早年时都曾经做过奴隶,慈禧在惠征府上给其女儿琪儿做了五年的母狗,铁木真给金国公主完颜晴做过三年的狗。」

  「嘻嘻,真是长见识了,老公,你知识真渊博。」

  箬萱老公谈兴很浓:「你们知道铁木真怎么死的吗?」

  箬萱:「好像是骑马摔死的。」

  檬檬吐出箬萱的一根脚趾:「主人,他是被雷劈死的。」接着,又把箬萱的另一根脚趾含在口中吮吸起来。

  「主人,他是被西夏王妃咬死的。」

  「哈哈,你们说的都曾经发生过,他确实被雷劈过但没有劈死,被马踩过只踩断几根肋骨,被西夏王妃咬掉下体但没有死。」

  「老公,那他是怎么死的?」

  「被窝阔台毒死的。窝阔台恨其立托雷而不立自己为汗储,为夺汗位将其毒死。」

  「这个窝阔台毒死自己父亲,真是禽兽不如。不过,这个屠夫也是罪有应得,屠杀了那么多人。」

  「宝贝说的是,他完全是罪有应得。」

  时间在聊天中很快就过去了,不知不觉中就到箬萱主人的家中了。

             第五章、母狗婉婉

  晚饭后,我躺在家中的长条沙发上,檬檬坐在沙发沿上,一双白嫩的玉足轻轻踩着我的脸。婉婉跪在沙发边上把头埋进我的胯下晃动着。阿飞跪在一边为我读着女女恋足小说《美少女的女奴生活》。

  当阿飞读到丝丝、棉棉、帆帆、叮叮女孩被迫从另四位女孩秋子、樱子、芷子、然子胯下爬过,并被她们羞辱道只配做她们的奴隶时,我感到一阵刺激,舌头狂舔着檬檬的脚底,并用手拽着婉婉的发髻撞击起来。

  檬檬:「老公,你怎么了?」

  「听到刺激的地方了。」

  「嘻嘻」檬檬的大脚趾适时伸进我嘴里。我含着它使劲吮起来,下面同时撞击着。婉婉咳嗽起来。我暂停了一下,婉婉抬起头,感激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又衔了进去,任由我进出着。

  当阿飞读到丝丝、棉棉、帆帆和叮叮嘴里分别含着秋子、樱子、芷子和然子的白棉袜趴在地上把脸埋进她们帆布鞋中无助地只能咀嚼棉袜时,我忍不住轻轻咬起檬檬的脚趾,撞击的更猛烈了,很快泄了。

  阿飞停止朗读,爬过来为我善后。婉婉抬起清纯的脸,张开了小嘴,里面不少酸奶。看到我赞许的目光,婉婉一脸光彩。

  檬檬白嫩光滑的脚底依然在我脸上摩挲着,我静静地享受着。婉婉主动爬到我脚边,柔滑的舌头伸进了我的脚指缝,感觉好极了。

  阿飞也爬过去要给我舔脚,被我制止了,我只喜欢在我享用婉婉之时他跪在床尾为我舔脚。

  「你到鞋架旁把女主人今天穿的帆布鞋和高跟鞋叼过来舔吧。」阿飞飞快地爬过去,嘴里叼着高跟鞋,背上放着帆布鞋爬了过来。檬檬把脚伸进高跟鞋,阿飞疯狂地在高跟鞋面上舔起来。

  阿飞还未舔过檬檬的脚,檬檬说他只配舔她的鞋。有次,阿飞不小心舔到檬檬的脚面,被檬檬接连打了几个清脆的耳光,从此变得小心翼翼。婉婉有幸舔到檬檬的脚,婉婉柔滑的舌头令檬檬很陶醉,所以很喜欢让婉婉给她舔脚。但婉婉给她舔脚只能跪着、趴着或躺着。

  檬檬站了起来,抬起一只脚踩在阿飞头上肆意揉搓着。阿飞更兴奋了,舌头在檬檬的高跟鞋面上狂飞。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婉婉的嫩舌在我脚趾缝里游走的快感。当我睁开眼睛时,阿飞已经躺在地上,檬檬的高跟插进他嘴里,鞋底踩在他脸上肆意踩踏着,他的脸已被踩得扭曲变形。这是檬檬很喜欢玩的游戏,婉婉被她这样踩在脚下的次数不比阿飞少。婉婉一开始对做奴隶也是抗拒的,被檬檬踩在脸上和面包上一阵蹂躏后,才屈服于她。所以,婉婉很害怕檬檬这么玩她,每当檬檬穿着高跟鞋要踩她的脸时,她看上去都挺紧张,尽管她已经心甘情愿地做檬檬的奴隶。

  檬檬的两只脚都踩在阿飞的脸上,阿飞靠着头下的枕头才得以支撑。檬檬曾经也被箬萱这样踩在脚下,无助的她只能舔高跟鞋底聊以自慰。现在阿飞好像也在舔着檬檬的鞋底。在这样的蹂躏下,阿飞的下面居然膨胀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站起来,抱住檬檬吻起来。阿飞听到上面接吻的声音,下面更加膨胀了。婉婉见我离开,忙爬过来跪趴在我脚下,柔嫩的玉舌在我脚面飞舞着。

  檬檬怕把阿飞踩坏了,从他脸上跳下来,让他给换上帆布鞋。

  阿飞从我胯下爬进来,舌头在檬檬帆布鞋面上翻飞。

  「老公,你看他舔的怎么样?」

  「嗯,舔的很专业。」

  「嗯,比狗舔的还专业。嘻嘻。」

  婉婉从檬檬胯下爬进来,柔嫩的舌头在我的脚面上飞舞着,还不时渗透进脚趾缝中。

  我抱着檬檬亲吻起来。婉婉和阿飞的舌头继续飞舞着。

  我兴致渐渐来了,我把檬檬扔在床上,蹂躏起她来。阿飞和婉婉自觉地爬到床尾去舔我们的脚,从被舔的感觉上,我就能猜到跪在左边的是阿飞,跪在右边的是婉婉,还是婉婉的舌头柔滑啊。

  本来我有点早谢倾向的,后来通过体育锻炼和药物调理,身体明显增强,满足檬檬已经不成问题。倒是这个阿飞,一触即泄。可能是经常想象着我和檬檬玩弄她们的场景不断收音导致的吧。

  进行了一半,我突然想玩弄婉婉,就停了下来。

  檬檬撅着嘴:「老公你真坏。」

  「檬儿乖,接下来让阿飞伺候你。」

  阿飞连忙爬过来,檬檬侧着身子把他的头夹在胯下。

  婉婉躺在一边,我坐在她身上,丁丁在她脸上乱戳,婉婉一脸羞红的样子,任我蹂躏着。丁丁在婉婉脸上左右扫荡着,越来越大,横亘在婉婉的脸上。我用手指缠绕着婉婉的秀发,随意玩着。

  随后,我往后移动,丁丁在她的面包间穿梭。

  婉婉清纯的脸庞上明亮的眼睛里露出羞涩和崇拜的神情,任我蹂躏着。她现在已被我调教的非常驯服,绝对服从。

  有一次我和她一起去她们学校图书馆,我在图书馆书架中间令她跪到我胯下,她虽然极不情愿但在我的压力下还是乖乖地跪下了把脸埋在我的胯下。有人过来时我就让她转身装作蹲下找书的样子。借了书后,我找了偏僻的单桌位置,坐在那里看书,让她钻到桌下去。桌子下面的前侧和左右两侧都是封闭的,外面看不到,她虽极不情愿,最后还是乖乖屈服。最后,她跑去洗手间去洗涮。这时,我来了便意,我决定把它撒到婉婉嘴里。等婉婉回来后,我又让她钻到桌子下,婉婉很紧张,嘴唇紧紧夹着,一阵哗啦啦和咕咚咚的声音后,婉婉满脸沮丧地从桌下爬了出来,又跑去了洗手间。从图书馆下楼时,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我让她跪下吻鞋,她的小小反抗又被我压住,缓缓地跪下了。我还和她一起去过无人的教室,由阿飞在门口把守。我还去听过他们的大课,与婉婉坐在一间教室里,弄得婉婉非常紧张。婉婉同学见婉婉和我在一起,就问我是谁。婉婉正不知如何回答,我抢先说道:「我是她堂兄。」婉婉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那天晚上跟我回家后,竭尽全力地伺候我。

  后来檬檬也去过她的学校,她被迫在书架间跪在檬檬脚下,把舌头伸进檬檬的凉鞋里。檬檬坐在桌子前看书的时候,她就钻到桌子下面,舌头不停地在檬檬的凉鞋里蠕动。

  我有了需要就叫婉婉过来,她现在已经是随叫随到。此前有一次叫她,她说在上课,等上完课马上过来。过来以后等待她的就是惩罚。从此之后再也不敢了。遇到上课,她就会请假。当然,我也不会去耽误她太多的课,我只是让她明白,要无条件地服从我。有次期末考试前,我给婉婉打电话让她过来。她虽然有些为难,但还是答应了。我让她先考试再过来,婉婉对我非常感激,来后竭尽所能地伺候我,柔软嫩滑的舌头在我的丁丁上、臀凹里和脚趾缝里滑动,使我欲仙欲醉。
  我一边进行着一边和婉婉说话:「婉婉,喜欢我这样吗?」

  「主人,奴婢喜欢。只要是主人要奴婢做的,奴婢都喜欢。」

  「哈哈,是吗?我明天牵着你到大街上遛狗。」

  「主人,不要啊。」婉婉一脸惊恐。

  「是不是又想被惩罚了?」

  婉婉害怕了,「主人,奴婢听您的。」

  「嗯,这还差不多。不过你别担心,主人和你开玩笑呢。我才不会让我的婉婉在外面献丑呢。」

  听我这么说,婉婉轻松地笑了,并流出激动的泪水。「多谢主人,多谢主人。」
  「你这么听我的话,你男朋友会不会不高兴。」

  「主人,不会的呀。他也是主人您的奴隶呀。」

  「你喜欢喝主人的水吗?」

  「主人,奴婢喜欢的呀。」

  「你是更喜欢我的还是檬檬的?」

  「主人,奴婢都喜欢的了。」

  「你这条小母狗还挺滑头。那你说说我们水的味道一样吗?」

  「主人,不一样。」

  「哦?」

  「主人您的是啤酒的味道,女主人的是红酒的味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和檬檬都被逗得大笑起来。

  见我们这么高兴,婉婉一脸成就感。

  「婉婉,你做我的奴隶多久了?」

  「主人,快一年了。」

  「喜不喜欢?」

  「主人,奴婢非常喜欢。」

  「那为什么你在初夜时那么抗拒?反而你男朋友很乐意的样子,还主动躺在胯下查次数。」

  「主人,奴婢那是害羞和紧张,内心还是希望主人临幸的。」

  「你张小嘴可真甜啊。」

  「要是喝了女主人的洗脚水会更甜。」

  我和檬檬又被逗得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我和檬檬几乎同时泄了,阿飞和婉婉都满脸湿漉漉的。阿飞和婉婉相互把对方的脸舔干净。

  阿飞和婉婉从洗手间出来后,居然都满脸光彩,看样子他们很喜欢这种感觉。
------------------------------------------------------------------

  火车在崇山峻岭中奔驰。我和檬檬坐在软卧车厢中,依靠在窗户上欣赏着窗外的美景。阿飞趴在檬檬脚下,舌头在她的帆布鞋面上飞舞着。婉婉跪在我脚下,我漫不经心地摸着她的脸和头发,婉婉明亮的大眼睛里全是顺服。

  「老公,这是什么地方呢?」

  「应该是甘川边界吧,这里到处是崇山峻岭,难怪当年汉丞相诸葛亮北伐受挫。」

  「都是司马那个老贼给害的。」